1000个流传民间鬼故事(鬼故事)

01 卫生间

小刀和小雨合租了一套房,只有一个浴室。

在最初的几天里,小雨对小刀的表现非常满意,认为像小刀这样的男羞,衣着干净,很有魅力。但最近,小雨有点生气。原因是浴室总是邋遢潮湿。

“小刀,你忘记冲大便了!”

小刀,洗脚时把脚放在洗脚盆里,不要在地上冲吗?!”

“小刀!我说了好几遍!看看地上那么多毛,都是你的啊!”

其实在小刀眼里,小雨已经不再是爱干净勤劳的小雨了。很难想象像小雨这样的女孩喜欢伪装自己。

“小雨,拜托你把大姨妈的血冲掉行吗?”

小雨,你不能在浴室里剪指甲吗?你看,地上有你的长指甲。”

“小雨!!!”

就这样,两人针尖麦芒,互相攻击,合租伙伴成了屋檐下的对手。小刀开始抱怨女人就是麻烦,小雨开始骂男人真邋遢。渐渐地,两人都不往卫生间跑了。小刀去楼下的公厕解决问题,小雨自己买了个痰盂罐。

每天,刀都要捂住口鼻冲进粪便溢出的公厕;每个月的那些日子,小雨的痰盂罐总是被纸巾盖得很高。

一天深夜,小刀拉肚子,无法下楼,只好蹑手蹑脚地走很久没用过的厕所。令人惊讶的是,浴室里有人说话:

妈妈,你好吗?我急死了。孩子的声音。

死孩子,急什么?你为什么不去楼下的公厕?”

我不想去。缺胳膊断腿的小鬼把那里弄脏了。臭的要死。”

哈哈,不管有多臭,都不是有活人上去吗?”

02 转移

小刀一大早就告诉小雨关于合租房厕所闹鬼的事。

小雨不置可否。她建议两个人一起去浴室。

白天去闹鬼厕所似乎并不可怕。作为一个男孩,小刀自然显得冷漠:这是证明自己的时候了。小雨轻蔑地看着面前的男孩:我觉得你心里有鬼。

卫生间的门关着。

两个人一个接一个地走着,气氛有点安静,窗外只有几声孤独的鸟鸣。

相视一眼,小刀握着门把手:准备好了吗,我要开门了。”

“开吧。小雨淡淡地说。

门一下子开了。看,闻,这些都是鬼拉!开门时,刀用手捂住口鼻,发出窒息的声音。

这时候只听小雨“啊”地一声叫出来:“小刀,爱死你了!这个惊喜不错!”

厕所里没有鬼拉屎尿,没有邋遢的样子,显然是干净一尘不染的,显然有人用心清洗过。小雨心想,小刀终于意识到了。

“小刀。小雨笑着喊道。

“怎……怎么?刀脸上留着几颗汗。

“谢谢你。你给了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,小雨想不到的惊喜。怎样感谢你?”

“不用谢。小刀心不在焉地回答,同时心想:是我弄错了,做梦了吗?不可能啊……我昨晚明明……

喂,帮人帮到底,帮我倒痰盂罐。”

自己倒!那么心的痰盂罐谁高兴倒!小刀连连挥手,我告诉你,厕所里……”

你又来了吧!你看,我不拿痰盂罐砸你。……小雨冲进房间,突然尖叫起来。

“啊!”

“怎么了?”

小刀快步过去,只见小雨瘫坐在床边,双腿瑟瑟发抖,她伸出手指向角落里的痰盂罐指着:

我没有扔这些纸。我最近没有阿姨!”

“是鬼。小刀终于确信,昨晚的事情是真的。

03 公厕尸体(上)

楼下的公共厕所发现了两具尸体。

一男一女,都是年轻人。

50多岁的挖粪工发现了尸体。他告诉旁观者,天还亮的时候,他来了。这个社区的公厕就是这个,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里解决,所以业务量不多,他几乎几个月来一次。这一次,有人向环卫所反映,这里的厕所几乎臭了,希望来人及时清理。

男厕的代谢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,但是厕所的四壁上溅满了污渍。清晨,挖粪工打开男厕的灯,昏暗的灯光下四壁的污渍呈深黄色。

然后他去掏女厕。凭借多年的经验,挖粪工确定公厕臭气熏天是因为女厕。令他惊讶的是,这么少有人来厕所,为什么这几个月突然有那么多代谢物,而且大部分都在女厕所。按理说,这里小区家家户户都有厕所,女性来公厕解决既不必要也不安全。

不管怎样,他今天能得到很多。当两具重量很大的尸体从女厕所里拉出来时,天还很黑。他以为是哪个恶心的家伙丢弃的建筑垃圾袋。当天空渐渐亮起,粪便清理工拿出所有的粪便准备装载时,他发现两块东西看起来不正常。

蹲在地上看了很久,天空进一步亮了,他终于看到了,是尸体,不是一个,而是两个!命案发生了!开着装粪车,挖粪工一路开到派出所。

上面紧急调派的法医赶到现场,费了不少劲从旁观者那里挤进去.。他们捂着鼻子说话:好臭。

拍照、检查、提取证据……经过一系列的检查,法医把刑警队队长拉到一边耳语:一男一女,不超过25岁。男人死了24小时,内脏被掏空了。你知道的,有吃的痕迹。至于女尸体,恕我无能,无法辨别死亡时间,而且……”

还有什么?刑警队长疑惑地问。

总是错的,算了,我瞎想。法医选择了沉默。

回去的车上,刑警队长故意坐在法医旁边,他用胳膊抵了法医一下,低声说道:“说实话吧,兄弟。我还不知道你,女尸怎么了?”

“是僵尸。法医用手划男女性交的姿势,你知道,嗯?”

年轻女僵尸强奸活人?刑警队长斜视法医,觉得这件事真是不可思议。

公厕尸体(下)

挖粪工在公厕里拿出两具尸体的东西很快传遍了整个社区。

此刻,附近合租的小刀和小雨正坐在客厅里,一言不发。

厕所里偶尔会有泡沫的声音,污水管道里的暗流不时通过水的声音让人感觉更加沉闷。一声警笛呼啸而过,渐行渐远,然后是人群发出的喧闹声。几分钟后,声音散落在门外的走廊上,慢慢消失。

过了很久,小雨抬起头,似乎很费力地咽了口水,问:你说,这件事和那鬼有关吗?啊?”

小刀犹豫了一下,慢慢地回答:八成有关系。”

为什么要这么说?”

“我猜……小刀若有所思,这个学艺术的男孩有时会有特别敏感的想法,我猜是这样的——首先,这个小区一定有鬼,至少有五六个。我告诉过你,那天晚上我真的在我们的浴室里听到了一对母女鬼魂的对话。说着,刀指着客厅右侧的浴室。

“然后呢?”

我还听到他们说公共厕所里有很多小鬼,所以这对母女来我们厕所上厕所。所以,鬼也要解手,所以,楼下的公厕虽然很少有人去,有那么多恶臭的便便,很可能是这些鬼拉的。”

我知道了。”小雨也开始推测,“昨晚,一对男女在研究了公厕很少有人使用的情况后,在女厕进行了约会,可是不幸的是,他们遇到了盘踞在那儿的鬼,所以,那男的内脏都被掏空了,肯定是被鬼啊、僵尸啊之类的吃了。对不对?”

你说的有道理。但是我还没想明白一个问题。”

什么问题?”

为什么母女鬼选择我们的浴室?”

小刀话刚说完,两人都抖了个激灵,目光齐刷刷地朝向浴室。

我们搬走吧。小雨这句话,小刀等了很久。

有时候,勇气只能象征性地暴露在恐惧面前,很快就会被恐惧侵蚀。

两人搬走的第二天,发生了多起谋杀案。

今天早上8:30,粪便清理工完成了周边干燥区公厕的清理任务,返回环卫所,死于单位男厕,内脏被掏空,阳具被切断。

同日上午,刑警队长在家休假。他喊痔疮犯了,蹲在浴室里半个小时。当妻子打开浴室门时,她吓得晕倒了:刑警队队长像根断了的筷子一样收缩在厕所里,两端朝外,屁股完全沉了进去,血水溢出了……浴室里布满了红黄交织的色调,让人恶心。

下午,参与公厕命案的法医收到刑警队长死亡的讯息,火速赶来增援。增援途中尿急,下车在路边解手,突然跌跌撞撞地滚下悬崖……几个小时后,警察在悬崖下的一个厕所里翻出了法医的尸体,内脏消失了……

小刀和小雨庆幸自己提前一步搬出租房。他们越来越相信这个地方有恶鬼。与此同时,他们逐渐听到和目睹了更多奇怪的事件,恐惧和好奇心可能会伴随他们很长一段时间。

母女情深

母亲带着女儿路过步行街,女儿停在一家甜点店门口。

“快走啊!母亲显得不耐烦。

妈妈,我想吃这个……女儿拉着母亲的衣角不肯放。

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!母亲向前迈出了一步。

我要吃!女儿的脚几乎离地了,整个人都挂在母亲衣角下。

母亲改变了态度,开始蹲下来哄女儿。

乖,我们不吃这个。妈妈带你去吃更好吃的。”

还有比甜点更好吃的吗?”

“当然啦。妈妈摸了摸女儿的头,明天,你叔叔会给你烧很多更好吃的东西,还有很多玩具车和芭比娃娃。”

“太好了!女儿很开心。

母亲抱起女儿,两人渐渐远离步行街,向郊区走去。

绝不放过你

1982年7月9日深夜,没有风。如果不是妈妈的尖叫声,恐怕这个闷热的夜晚会悄然过去。

只听妈妈啊的声音,拖长了音调,睡在一边的奶奶被吵醒了,她摸着妈妈的肚子问:怎么了,是不是要生了?” 母亲又啊了一声,这次不仅拖长了音调,还顺便拐了几个弯。

奶奶下床拉电灯,拉了几次灯都没亮,但是停电了。所以点燃蜡烛,在那个时代,农村停电是很常见的。喝完的酒瓶口上,插着一半的白蜡烛,点燃了安静的火焰。

在微弱的烛光下,我看到母亲仰天躺在竹席上,肚子高高隆起。呼吸急促,肚子一起伏着,就像活动期间的火山,随时可能爆发。外婆撩开母亲的裙子,看了看道:“哎呀,出血了。”

母亲的叫声越来越大,花腔也越来越多。绿豆大汗从额头渗出,在烛光下,这些汗是金黄色的。奶奶抓起旁边的蒲扇,想给妈妈加热,却不想一下子把蜡烛扇熄灭。黑暗中,只听奶奶说:等,我去请阿莲来。”

阿莲,大队里很多人也叫她阿莲婆婆,她是这里有名的老妇人,懂得算卦,能治病,关键是还会接生。那天晚上,奶奶敲开阿莲的门,告诉她妈妈要生了,席子上有一滩血。阿莲煞有介事地捏指算了算,拿着剪刀跟着来。奶奶说阿莲看起来很神,穿着衣服等着过去叫。

奶奶重重地点上蜡烛,在一边给阿莲打手。这时,母亲突然大叫起来,晕倒了。阿莲搭起母亲的脉搏,再次掀开裙子看了看,面带不悦,对奶奶说:这孩子怕活不下去,出血太多。奶奶受得了,她颤抖着拿出一个木盒,从里面拿出几张粮票,央求阿莲一定要想办法。

阿莲再三推辞,这时候母亲醒转过来了。她轻轻地说:头,头,阿莲婆婆,好像头要出来了。奶奶赶紧走近,高兴地泪流满面,她拉着阿莲的手说:你看,菩萨显灵啊!”

我完全从母亲身边出来,阿莲给我剪断脐带,擦干身体,然后盯着我看。看了一会儿,她说了一句很不讨人喜欢的话:这孩子的头太尖了,不像普通人,身上有邪气,不该生。”

第二天,我父亲知道了。他大发雷霆,拍着桌子破口大骂X她阿莲的娘”。起初,父亲这样骂也是一时兴奋,谁知道过了几天,阿莲家真的出事了。

几天后,大队里的人都在奔走相告,说出事情啦,大队北面的坟堆被人给刨啦!大家跑过去看,只有一个被刨的坟堆,那就是阿莲家的祖坟。父亲也跑去看了看,他说了一句话

:“可不是我刨的。”

大队里的小队长年纪不小,他说,这刨坟的贼也是奇怪,放着这么多不刨,独独刨了你阿莲家一个,准是造了什么孽,给人看上了。你看,刨出来的东西也没有,连骨灰都扒拉光了。阿莲当时就站在边上,却一声也没吭。

父亲素来是直肠子,他也不怕嫌疑,忍不住也插嘴道:“小队长说的有道理,阿莲啊,你前几天还说我们家儿子身上有邪气,我看是你们家才有邪气啊,要不怎么给人把坟都刨了呢!”父亲这么一说,阿莲还是没作声。等到父亲走了,阿莲却从后面一路跟来,她用干瘪的手扯了一下父亲的上衣,对他说道:“再带我看看你家孩子。”

当时母亲把我抱在怀里,我一见到阿莲,就拼命地哭。阿莲见状,忙转头对母亲说:“那天停电,烛光也暗,大概是我算错了呀,你们这孩子挺好。”说完,她就一直低着头走了。母亲叹了口气,说阿莲婆婆也不容易,祖坟被刨,心里也一定不好过。父亲没好气地说:“又不是我们叫人刨的。”

不管怎样,我的出世并没有给家人带来什么不幸,也没有给大队里惹什么麻烦。后来我大一些了,母亲常带着我回外婆家,还总在路上碰到阿莲,她每次都会看我几眼,然后笑着对母亲说:“长得好看,也乖!”至于当年说我身上有邪气的事,她总显得内疚,每次碰见了都说自己的不是。母亲当然也很通情达理,劝她别放在心上。母亲问她干吗去呀,阿莲总是说,我去接生啊。

1986年,阿莲有六十了。这一天傍晚,我在自家的水泥场上捉蚂蚁。看见父亲下班骑着车回来,他到家的第一句话是——听说阿莲死了。

阿莲死了。死在接生那户人家的床边。那户人家的男人说,当时阿莲都看到孩子的头了,正当她打算用力拉出来的时候,她看到了孩子的脸,当场就瘫了身子,嘴里喃喃地说:“是你在作怪,是你在作怪!”

一家人看的目瞪口呆,以为阿莲犯了病,都去扶她,结果女主人突然喊起来:“哎呀,他钻回去了,钻回去了!”大伙一看,婴儿缩回了脑袋,重又钻进了女人的肚子里,而后,女人的肚子越来越瘪,而阿莲的肚子却越变越大。只见阿莲口中白沫不止,眼珠几乎要跳出来,肚子隆得高高的,跟母亲当时怀我的时候一样。

阿莲用尽生平最后一丝力气,说了一句:“是你……”然后两腿一蹬,脑袋一歪,再也动弹不得。那家的男人说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,阿莲死后,她的肚子也一直这么大,一直挺在那里,只见到有血水汩汩地从下面流出。

阿莲的死在当时很轰动。有懂算卦的老人说,阿莲是被小鬼害死了。也有人说,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。当晚大队里来了几个民兵,他们把阿莲抬走了。据说后来县里还专门派人查了这件事,却什么也没有查到。关于阿莲的事情,后来再没人提起。我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地。在1982至1986年的四年时间里,我尽量伪装自己,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成长,我以为她来看我那天,我急中生智大哭就能蒙混过关,没想到这个捉鬼人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,她始终都不肯放过我。在这四年里,她企图收集十八个正常婴儿的正气,来制伏我这股力量,却最终没能成功。当我的弟弟行将在另一个家庭出生的时候,我知道,机会终于来了。

学画记

 临近中考,班主任希望那几个成绩靠后的女生报考市区那所三流技校,一来为了升学率,二来她也能从中抽取一部分好处。

这些人中间,一个叫小一的女生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,她的素描人像超越了墙上所贴的历届最优秀作品。这让她的同学妒忌不已。她们在背后开始议论:“这个人真能装!”“可不是吗,平时还说懒得画,鬼信呀,虚伪!”“哼,她以为自己是达芬奇吗!”“美术老师也太偏心了吧,为什么老教她!”“还不是因为她漂亮……”

每次,小一背对着都能很清楚地听到这些话,甚至她还知道她们说话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肢体动作。有时候,惟一和她亲近的小雅看不下去了,想要替她争辩,小一都拉住她,轻轻地摇摇头。

“你呀,干嘛这么容忍!”小雅气得把2B铅笔摔在了地上。

一个月后,小一与小雅顺利考上了技校。

这天以后,那几个背后议论她的同学像见到了瘟疫似地,躲得她远远地,似乎,再也没有听到过她们对于小一的评价。

她们永远都会记得,素描测试的当天,在她们全神贯注勾勒人像的时候,那铅笔不由控制地画出小一的长发,小一的眼球,然后哗地一下,画面上的小一张开血盆大嘴,露出两排獠牙,几个人“啊”一下丢掉了手中的笔,似是被咬了一口。此时的小一,刚完成自己的作业,看着画纸上那晶莹剔透的脸,小一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

她看到考官检查那几个女同学的作品,认定他们画面一模一样,属于作弊,取消了成绩;她看到在学校的美术室,那个秃顶的中年美术老师用手抚摸小一的作业,嘴里说道:“小一啊,你的脸蛋真柔软,比我摸过的任何学生的脸蛋都要好。”她同时也看到,班主任正伸手接了技校校长递过去的信封……

小一注视着自己的作品,作品里的人注视着外面的一切。

【白衣女子】

月色中,河边的水哗哗的流动,一个穿着非常干净衣服是纯白色的裙子女子定格在水里面,她的长发笼罩住了整个头,在黑夜中透着些光亮,显得那么的刺眼,和不安。

她的脚看起来有些苍老,缓步在左右,头重来没有扭动过。

这里是一片废墟,几乎无人来问津,各种臭味散乱在空中,久久不散,气味中包含着阴森,让人忍不住的会颤抖。

程一是个好学生,她今年上高三了,学校里的热烈气氛让她有些不适,今天是九月一号。

“程一,这儿”一个穿着很时尚性感的女生在远处的人群里挥舞着双手。

程一回应着,两个人免不了要念念叨叨很多,因为他们阔别了一个暑假,她们回到寝室里的时候,大包小包都已经遍地都是。

月恋烦躁的嘟着嘴巴,“她们来了,东西都是随便乱放的。”说着她把手上的东西放好,就吵着要出去玩。

程一坚决道:“不去,今天绝对不行。”对方问也没问什么理由,直接就拉拉扯扯的将她拖到门边,新来的同学觉得很新奇,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待他们。

前者倒是无所谓,她的脸皮早就厚的没法说了,至于是个好学生的程一则没有任何办法了,只好就范。

购物,吃大餐,女人玩的东西,她们统统都不一落下,半路上还遇到了一个正赶往学校的吴雨,月恋想也没想,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,将人家就地正法。

三个人了,老好学生的程一背着个黑色的阿里书包,一脸的憋屈样,就像是别人欠她钱了似的。

一边的月恋叽叽喳喳的一会儿对她说,一会儿对吴雨说,而她恰恰站在她们的中间,让两边的人很白痴。

“滴滴”电话响了起来,月恋接着就说,“你丫的,快点来,皇朝一号房间”说完电话一挂,“ok”

两个人深陷苦海,在ktv,她们早就订好了房间,里面,喝酒的喝酒,喝得伶仃大醉,程一当然不会去喝酒,她就只好当麦霸了。

正当她们玩的开心的时候,于乐进来了,他是一个月恋的男朋友。

“哇,晚上的风真是凉爽啊。”

似乎一个男的有些不太好,这个于乐就自觉的陪她们玩了一阵就溜了。

月恋转瞬间就大骂道:“这个死于乐!”

程一小声说道:“我们先回去吧”说着就拉着对方的手要离开,月恋喝醉了不满道:“这么早,回去干什么呀?”

说着就朝着远方走去,这个学校到那个废墟不远,曾经的那里也是一个学校,走着走着,就与那个阴森的地方越来越近了。

程一和吴雨不放心就跟了上去,一股冰冷的风袭来,走在最前面的月恋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抖,按理说是不会冷的。

紧跟着后面而来的程一和吴雨也觉得越加冷了起来,两人面面相觑的,觉得可能是天气的原因,被风这么一激淋,她们四下看了看,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走来这么一个地方。

在看前面,月恋呢?

无影无踪了。

程一大喊她的名字,不行,我要去找她,吴雨也苍白着脸跟了上去,越向前,空气越冰冷,空中泛着些白点。

她们两个人在纠结还要不要向前去呢?突然前面有一个女子,朦朦胧胧的,模糊不清,程一想也没想的冲上前去,后面的吴雨却是有些犹豫。

转瞬间,就只有她一个人了,黑夜,月色,雾气,最重要的孤单,一下充斥在她的心中,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孤独。

程一离白衣女子越来越近,她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很刺眼,待走近后,那个女子蹲了下来,背对着程一,这下她才发现,现在只有她一个人,后面的人也没有跟上来,实际上是跟上来了的。

三个人都在同一个地方,同一个地点,程一没发现她自己的身体一闪一闪的,重重叠叠,显得很不和谐。

程一进退两难,只好颤声的小声说:“您好,请问你是谁?”

对方没有一点的响动,仿佛没有听到似的,

她看不清对方的脸,打颤颤的腿在也移不动了,她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没事,我能行的!

程一向后退了一步,发现对方没有一点异样,然后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,就一直退后,眼看着对方越来越远,程一沉重的心微微松动。

她想,应该明天来找她们,于是,她拿出了手机拨通110的电话,说有人失踪,在皇朝后的一片废墟。

空中弥漫着森然的味道,她只感觉身子越来越冷,像是在冰箱里冻着一样,程一向着皇朝跑去,一直跑去。

终于到家了,对于她来说,有一些虽然有点不对劲,但,迫切的心还是忍不住的欣喜,这一切,好像有些太过容易。

家里的灯光暗暗的,她感觉有一丝恐怖,在也找不回一点点的温暖,咔嚓一声,灯光粗了,房子里一片寂静。

她的脑海里不经过自己的控制,得想着那个白色的女子,程一闭着眼睛不让自己去想,可是不然,她希望这一切都是梦。

只要她睁开眼睛,就会发现梦醒了,她还是慵懒的起床,程一试着慢慢的睁开眼睛,眼前一片漆黑几率头发穿过了自己的眼睛,眼珠子带着血迹掉在了地上。

熟悉的手痉挛的插在地上,她穿着白色的衣服,以惨不忍睹的姿态摆在水边,就连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。

三具尸体凌乱的散落在地上,充满着血丝……第二天,没有警察,来,因为,这一切,自从她们感觉到冰冷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死了。

不是特别符合要求。但还是很棒的故事。400个实在太多所以只拿来了几个。如果需要的话随时找我

本文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;发布者:泰缘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bjxdyg.com/baike/32947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 9月 13日 下午8:25
下一篇 2022年 9月 13日 下午8:56

相关推荐

  • 2022年世界军费排名表(世界2020年军费排名)

    据媒体3月5日报道,中国财政部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交的政府预算草案显示,2022年中国军费预算为1.45万亿元,同比增长7.1%,这是中国军费两年后再次增长7%。尽管中国的军费将继续增加,但与美国相比,差距仍然很大,不到美国的三分之一。 3月5日发布的《2022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报告》指出,去年中国军费支出为1357.58亿元,预算完成100%,今年国防预算…

    2022年 9月 11日
    84500
  • 美食广告词吸引人(美食广告词吸引人注意)

    餐谋长?导读:如果说产品是餐厅的灵魂,那么宣传语就是餐厅的声音。你不卖力“吆喝”,消费者又怎么知道你的存在呢? 所以对于餐厅来说,一句好的广告语必不可少。有时候短短几个字,就能为你带来巨大的流量,吸引顾客,让你的餐厅成为人气王。 比如某购物中心的一家餐厅,刚开始餐厅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,平平淡淡。但是后来餐厅做了一个小小的改变:加上了一句“与众不同”的广告语,…

    2022年 8月 27日
    15500
  • 古代士兵等级排名从小到大(古代士兵的等级从低到高)

    引言 我国军衔制度的演变,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,即:清末、民国、老蒋时期和现代。 本文,小胡豆就简单的聊聊,我国军衔制度的历史演变过程。 清末军衔制我国实行军衔制度,还是在1895年以后的事,这一年和小日本打了一仗,威严一败涂地,这一次打击,促进了一场求存图强的开端。 清朝也于此后,参照西欧的军衔制,开始编练新军。 1903年的6月,清朝在北京设了练兵处,以此…

    社会百科 2022年 8月 30日
    4.3K00
  • 哈尔滨满立柱焦元南谁厉害(哈尔滨满立柱与焦元南)

    咱说这头满二哥领领着这几个兄弟,直接奔这个富豪大满贯就来了。到这以后,咔嚓把车这么一停!这几个兄弟就下车了!一个个端着这个五连子就进屋了,后面呢!跟着满二哥。 但是还是来晚了一步!只见这屋里头一片狼藉,游戏机和什么设备啥的,都被崩得大窟窿小眼子的!也没有看到焦元南和他这几个兄弟的身影。 这时候郭出溜在后面也跟进屋了,来到满二哥跟前儿就这么一站,二哥!你们来晚…

    2022年 8月 10日
    7.7K00
  • 衣服黄了怎么洗白最简单的(衣服黄了怎么洗白最简单的没有小苏打)

    衣服发白只用84消毒液?这个方法最不好,还不如这样做 嗨喽大家好,说起白衣服就不得不说这个颜色虽然好看,但是太不耐脏,夏天的时候即使一天洗一次,还是很容易变黄变旧,冬天的衣服也是这样,在衣柜里放几个月,再拿出来就变了样子,成了淡黄色。 其实别的颜色因为受潮或者是没有洗干净存储的话也很容易变色,但是白色相对来说颜色浅,就更明显一些,很多人不买白色衣服,就是因为…

    2022年 9月 22日
    9500

联系我们

12345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postusb@foxmail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